1. <form id='2INFvm'></form>
        <bdo id='2INFvm'><sup id='2INFvm'><div id='2INFvm'><bdo id='2INFvm'></bdo></div></sup></bdo>

          • 设为首页 - 加入收藏
            您的当前位置: 快阅诗词网 > 散文精选 > 经典散文 > 正文

            金色的心

            来源:快阅诗词网 编辑:秩名 时间:2018-01-31

            泽叔喜欢我,是因为我从来不理公司发生什么事。
              
              全写字楼都是他的人,个个都是心腹,见到他,几乎没鞋跟碰鞋跟,发出响亮的啪一声,平举右臂,叫声洪昌泽万岁,都是死士。
              
              听说他们有时开工开到半夜,士气高涨。父亲去世后,泽叔接管公司,经过三年整顿,把一切异己铲除,公司便成为这个局面。
              
              或许只除了麦公。麦公今年六十二岁,是老臣子,很会做人,据爹说,他救过他,故事详情我没听过,被人救不是体面的事,爹不提我不知道,救了人常挂在嘴边,自然也不是好汉,麦公是聪明人,是以一向缄默,所以他可以继续在洪氏做下去,直到今日。
              
              父亲说明,只要麦公喜欢,他可以做到八十岁。如今他也没有什么权,不过开重要会议时,他总有一个位子,泽叔算给他面子。
              
              公司上下的人对我很客气,但心内却有偏见,总是给我那种:“他要不是有他叔叔,早就败家”的眼色。
              
              我在洪氏有一间大写字间,面积布置同泽叔那间相仿,也有两个女秘书,但是我不过是借那里作为歇脚处,一个联络站。
              
              我对于证券一无所知,亦无兴趣学习,看到他们每日如没头苍蝇般扑足八小时,深觉奇怪,所以泽叔喜欢我,因为我不是他的敌人,我没有资格。
              
              其实我没有外表那么不食人间烟火。泽叔自然也知道这点。任何人被逼,都会跳墙,所以一直以来,他把寡母与我看顾得周全。
              
              母亲说他这枚棋子早在十五年前就已经下定。
              
              泽叔是他同父异母的兄弟,他与泽叔,在早年始终不能如亲兄弟般融洽。
              
              有传说,父亲并不姓洪,祖母带着三岁大的父亲过来再嫁,但祖父一直视父亲如己出,后来祖母去世,祖父续弦生下泽叔。
              
              传说泽叔一直认为他才是真命天子。
              
              如此说法,父亲与我都是混混。
              
              这件事一直无法证实,但我们两家胸中芥蒂一直存在。最好的法子自然是问麦公,但老麦的嘴唇如铁皮,扳也扳不开来。
              
              他说父亲长得同祖父一个模子里印出来,只不过先生子,后成婚,才会有谣言。
              
              我看过照片,他们的确像,泽叔与我也像祖父,惊人坚强的遗传因子,可惜影响不到我的志向。
              
              父亲训练我做生意,我的兴趣全在艺术,泽叔不遗余力支持我。
              
              那时只觉他是知音,事无大小,都与泽叔商量,两叔侄亲得不得了,要什么他都给:成打的画册,各式音乐会入场券,暑假到欧洲的飞机票兼食宿……
              
              理科全部不及格,成绩单呈上去,父亲怪叫,言语间用了许多成语,包括虎父犬子之类,帮我落台的,还不就是泽叔。
              
              母亲一一看在眼中,这就是泽叔的棋子。

            上一篇: 我们把春天吵醒了
            下一篇: 美丽的约定

            快阅诗词网 www.creationhv.com 联系:admin@creationhv.com

            Copyright © 2002-2018 快阅诗词网 版权所有

            To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