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. <form id='2INFvm'></form>
        <bdo id='2INFvm'><sup id='2INFvm'><div id='2INFvm'><bdo id='2INFvm'></bdo></div></sup></bdo>

          • 设为首页 - 加入收藏
            您的当前位置: 快阅诗词网 > 美文赏析 > 短篇小说 > 正文

            爱情短小说---半透明的墙

            来源:快阅诗词网 编辑:秩名 时间:2016-01-07

              我不知道我们之间为什么会有一道墙,墙那边的妳是模糊不清的,我在这面极力的对妳喊叫,妳却只停滞在对面,目视远方。

              一

              我不知道我和妳之间是否还存有关系,朋友关系,同学关系或是恋人关系。若不存在关系,我们是否可以从来?

              我们相识应该是从初中同桌时开始那时我还很淘气,成天上下课打闹应该把妳整的很无奈吧!回想起来那时,我还白痴的认为送一个女孩好多精美的东西,她就会和我一起说话,打闹。所以我成天找各种借口送给妳各式各样的玩具,零食,应该很无趣吧!

              二

              寝室的老电视机在吱嘎吱嘎的响着:“***,自从我第一次见到妳,我就深深的爱上了妳,妳知道吗?当你离开时我是多么的心痛……。”

              “哈哈哈,男主角可真白痴!”室友嘻嘻哈哈的说。

              “是有点!”我也傻笑着说。

              “马上毕业了,找到工作了吗?”他问道。

              “还没哪!我一落魄书生谁要呀!”

              “那你毕了业上哪呀?”

              “回老家呗!”

              “就那个小破地,你狠!”

              “没办法,反正也没人要,正好我也想回去找个人!我说道。

              的确,正如我说的那样,我大学毕了业没一家公司来聘我,所以我也只好按照原计划踏上回家的旅途。

              “虽然我的老家处于中国北方的一个小角落里,交通等都不便利的小城市。但还不至于让我饿死街头,我一正规大学毕业生还怕找不到工作。”我就抱着这信念回家了。

              “老弟我不是让你来我这吗?你怎么跑老家去了?”刚到家我老姐就打来电话一顿乱骂。

              “没什么,就过来看看爸妈!”

              “别扯了,爸妈在我这呢!赶紧说怎么回事?”

              “我回来办点事。”

              “行了,快点来北京吧,不然我可不能总给你留着职位吧。”

              “知道了,我尽快。”

              我挂了电话后望着天花板叨唠着:“办事,有什么事可办呀!”

              七年前我和她在做城市里分道扬镳,我曾经想过用一切换回她,现在我又回来了,这次我决不会空手而回!

              三

              “大哥,都一年了,您让我上哪找她去呀?”林子沮丧着脸说。林子是我初中同学,小时候也是邻居,现在于本市一不大不小公司做一名高级“白领”。

              “别废话,年前我回来那次还看见她了呐!不管你怎么样都要给我找出来!”我对着他一顿咆哮。

              “好,好,好,我真是上辈子欠你的,娘的!”

              “快去吧。”我变回了脸色,眯着眼说。

              我让他去找的就是和我在七年前分别的那个女孩,我在离开时给她留下了一句话:“如果我们大学都毕业了,还没有自己所爱的人,我们就从头开始吧!忘记以前的一切,一切从头。”但她也说过:“如果我有了我爱并且爱我的人,我就会和他一起离开这里。”

              还记得上次我回来也就是一年前,我看到了他和一个男人牵手走在街上,那时我就想完了,她是否爱上了他?也正因这件事,这次回来非常的犹豫,如果她真的爱上了他那我这次回来岂不是自讨没趣。

              说实话,这次我回来不知道是出于本能还是什么,但我清楚一点,如果我不喜欢她了,那我也就不会出现在这里。如果我不爱她了,那我也不会想到这里。

              四

              林子通过各方面的打听,盘查,但最终的结果就如我想的那样,这座城市里没有她的身影,也就意味着‘她走了’。

              如果这就是现实,那我宁愿活在虚幻中,可它就像一把尖刀从我前胸膛刺了进去,但拔出来时,刀上却没有丝毫血液。

              “或许我当初就不应该来,不,是不应该有回来的想法,不应该有她等着我的幻想,这次我真的输了,输掉了我的一切!”我在火车站对来送我的朋友们说了最后一句话,就转身走向候车室了,在等车的时间我不断的向四周望去,希望能像电视剧里一样发现她的身影,可知道火车开动的最后一分钟她都没有出现,这让我肯定了她的确离开了,可这也令我更加伤心了。

              被黑暗包笼的候车室中,我坐在长椅上低着头,泪水不断的从眼眶中迸出,早已在地上汇聚成了一个小水潭。

              “先生,给您纸!”一个清脆的声音打断了我哭泣的声音。是一个服务生,她蹲在我面前,用手纸擦着我脸上的泪痕。“你还是这么爱哭呀!这可不行啊!”

              “傻瓜,我一直在这里呀!从没有离开过,因为我没有等到你,我无法一个人离开!”

              五

              我们之间是否还需要那面墙,模糊的妳,模糊的爱,最终是否会清晰?

              “会”

            快阅诗词网 www.creationhv.com 联系:admin@creationhv.com

            Copyright © 2002-2018 快阅诗词网 版权所有

            To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