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中国人》时代脊梁黄伯云“把梦想照进现实

时间: 2018-10-26 19:03:20 阅读: 18次

  十月的长沙,秋意渐浓。在中南大学科教大楼的一间会议室里,记者见到了中国工程院院士黄伯云。亲切、健谈,脸上总是挂着笑,偶尔着几声咳嗽,黄院士便会从裤兜里拿出手绢擦擦嘴角。

  这位和世界上最硬材料打了几十年交道的科学家今年已经73岁了,除了出差的日子,他的办公室每晚11点以前,总是亮着灯,春节也不例外。黄伯云说,“国家还有很多没有完成,要做的事情太多了,时间啊。”

  30多年来,黄伯云从事先进研究与人才培养,为国家大飞机工程、航空武器装备,以及航天工业提供了多种高性能材料,为保障国家安全做出了贡献。

  “自尊、自信、自强,就是要有强烈的民族自尊心、自信心和自主创新的责任感。”窗外秋阳正好,交谈中,黄伯云讲述了当年留学的经历、回国的选择、科研过程的苦与乐,也是在这一个个的故事里,他带领着团队,把国人的梦想照进现实。

  “梦想,一个人他要有梦想,有梦想才有希望,过去我的梦想,就是立志要做科学家。”黄伯云说。

  1945年11月,黄伯云出生在湖南益阳南县一个农民家庭。

  从小,他就有着一个科学家的梦。“我小时候读书,对科学家非常,读了《居里夫人传》《爱因斯坦传》,总觉得科学家非常。”

  大学毕业后的黄伯云留校在中南矿冶学院新材料所从事科研和教学。1978年,是中国改革的开创之年,不仅了高考和研究生考试,邓小平同志还做出了一个非常的决断,派遣的人到国外去学习技术,然后回来国家的需求。

  “国家那时候还很穷,吃饭都吃不饱,还要拿出这么多钱送人到国外去学习,这对我们来说是一种梦想,也是一个最好的时期。”1978年,黄伯云参加出国人员考试,并以学校参考人员总分第一的成绩被录取为冶金部出国访问学者,前往美国爱荷华州立大学及AMES国家室进行和研究。

  8年时间,黄伯云获得了硕士学位、博士学位,还在那里的实验室进行了博士后研究。1988年,他拒绝了美国企业和高校的高薪聘请,毅然带着妻子回到了中南大学,成为改革后第一个在美国完成硕士、博士、博士后学习的归国留学人员。

  “当年在美国,很多单位也要留我下来,包括大的企业,工资是很高的。有人问,人家现在挤破脑袋往国外跑,你拿到了博士,家都安在美国了,怎么往回跑?他们不理解,但我心里,我就应该,国家在经济那么困难的情况下把我们送出去,就是希望我们这些人能够学成归来祖国,是留学不是学留。”

  刚回国的日子,落差是有的。“美国的两台汽车变成了回国后的两辆单车。全家需要重新办理户口,由于无户口证件,只能在学校周边的自由市场买高价米吃。”但是黄伯云从来没有后悔,他的心里酝酿着一个新的梦想。

  “做科学研究是很有意思的事情,当你攻破一个又一个难题时,甭提多有成就感了。就像炭原子,本来是杂乱无章的,你通过它,破解它,让它们在人的指挥下整齐,那就是一种莫大的幸福。”聊起科学研究,黄伯云就像个孩子似的,手舞足蹈,深陷的眼睛放着光。他告诉记者,只有在办公室和科研中心,他才感觉最自在。

  回国后的黄伯云首先了“高性能粉末冶金飞机制动材料”这一重大课题,但是他并没有就此止步,他知道航空材料的制备还有很长的路要走,他将注意力放在了炭/炭航空刹车片这一前沿研究。

  飞机的起降和滑行都离不开安装在飞机轮子里面的刹车片,国际上通用的航空刹车片有金属盘和炭炭盘两种。而和金属盘相比,炭炭盘重量轻、性能好、耐高温、寿命长,被称为“黑色的金子”,但我国全部进口,不仅价格高,而且受制于人,“卡脖子”的隐患很大。

  黄伯云说:“对飞行器来说,重量对性能有着非常大的影响。作为飞机,减轻1克都需要,而炭炭盘只有金属盘的四分之一重。所以,研究炭炭盘是一个不能的任务,这是国家的重大,我们不能绕着走啊。科研人员不能光挑芝麻担子,要挑就挑大担子,要干就干国家的大事。”

  带着这样的信念,黄伯云开始了对炭炭盘的研究,但这确实也是一个难以完成的任务。炭/炭航空制动材料是先进的复合材料,第一个“炭”指炭纤维,只有人头发丝的十分之一粗,好像钢筋混凝土中的钢筋;第二个“炭”指炭基体,由看不见、摸不着的炭原子组成,好像钢筋混凝土中的水泥、砂石。要让数以亿万计的炭原子按着人的指挥在炭纤维之间,才能出比重轻、密度低、性能好的材料,技术难度可想而知。

  为了打破国外垄断,研制炭炭盘,黄伯云带领的团队去国外生产车间参观,但遭到了拒绝,他们从国外买了样品,解剖以后却发现是一个废品。但是他们并没有因此而放弃,在实验室的基础之后,他们开始了工业试验,工业试验一次就要一年的时间。在无数次的失败后,他跟课题组说:“大家同事多年,结下了深厚。科学研究不可能没有失败,但失败了不能放弃,而且要‘死马也当活马医’,找到病症,对症下药。我不会走回头路,我干定了一个项目,就是将自己这条老命搭进去也要干成!”

  有志者事竟成,黄伯云领衔“高性能碳/碳航空制动材料的制备技术”课题组,不断工艺,经历了上百次的失败,终于成功研制出高性能碳/碳航空制动材料,并且走了一条和国外不同的路,而这条路做出来的炭炭盘性能更好,成本更低,使我国成为继美、英、法之后,第四个能够自主知识产权生产飞机刹车片的国家,这一成果也改写了中国的航空需要国外进口炭炭盘的历史。

  2005年,对于黄伯云来说,有着非常的意义。这一年,他凭借高性能炭/炭航空制动材料的制备技术这一研究获得了国家发明一等奖,弥补了该奖从1999年2005年6年空缺的时间,也是凭借这一奖项,黄伯云获得了当年中国年度人物。

  “现在可能人,认为做科学家太辛苦了,太清贫了,太枯燥了。如果我们没有一个远大的理想,反而充斥功近利,浮躁的情绪,那么要实现的富强,实现中华民族的伟大,就很难。国家现在需要的科学家,需要实干兴邦,需要做实验的人。”看着秋日校园里来往的莘莘学子,黄伯云感叹到。

  我想对他们说的就是,现在的条件跟过去来比已经了翻天覆地的变化,我们的高等学校在变化,跟我过去到美国留学的时候是天壤之别。现在我们经过“211”“985”的建设,科学研究的硬件条件跟国外并没有很大差距了。在这样一个好的基础上,我觉得我们的学子,我们的学生,应该有一个远大的理想,应该要为中华民族的伟大贡献自己的力量,就是实干兴邦,我希望我们的学子在实现中华民族的伟大,在实现中国梦的时候来实现的理想,为国家做出更大的贡献。

  虽然已是73岁高龄,但他身边的同事都知道,黄伯云有“三快”:吃饭快、走路快、工作节奏快。比如走路,别看他身体不算好,但走起路来,一般人还跟不上。同时,黄伯云“也有两不急”:开会不急、赶飞机不急。通知8点开会,绝对只提前一两分钟到;如果是9点钟的飞机,总是让人先办好登机手续,在关闸的最后一分钟赶到。或许,这“三快两不急”并不能节约时间,但却是黄伯云向时间自己的人生态度。

  2017年5月5日,黄伯云受邀赴上海参加C919首飞仪式。直到现在,他都无法忘记那一瞬间的感动,“当C919冲上云霄那一刻,除了震撼就是激动!”他说,大型客机的研发和生产,是一个国家航空水平的重要,C919承载着几代中国人的航空梦,经过各方科技人的艰辛,才有今天的一飞冲天。 “C919还只是我们航空强国梦迈出的第一步,还有很长的路要走。”

  “现在关注的重点是,C919成功首飞后,通过的飞行,我们如何不断、完善大飞机上的刹车片、刹车系统,使之更加、可靠、耐用。”

  “中国人的志气不应止步于此。”黄伯云认为,大型客机市场潜力巨大,我们国家还会研发比C919更大的飞机,那样对飞机的刹车材料及系统会提出更高的要求,需要一大批科研工作者发扬持之以恒、永不放弃的精神,付出百倍的智慧和汗水去实现。“只要生命不息,就要把科学研究做下去,为实现中国人的‘大飞机梦’贡献力量。”

  因为黄伯云,中国在航空制动材料的国际变了;不变的,是一位赤子几十年如一日对祖国执着的情怀。他总说,每完成一次梦想,把它们照进现实,就是这辈子最幸福的事。

《道路施工》污染防治在攻坚263在行动灌南县东开发区内一施工道路扬尘污染 《自贸试验区》全面吃透政策精神最大限度红利
#第三方统计代码(模版变量)